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运动汇 > 正文  

原大连体育局三官员玩忽职守获刑草率签约马拉松赛没上央视直播

2020-09-12 来源:云南体育资讯网

大连市体育局原副局长单某、竞赛处原处长寇某及该局原副巡视员范某,在操办2018年大连国际马拉松赛(下称大马赛)时,因为误以为某体育产业公司是央视子公司,在没有对该公司进行调查、咨询等的情况下便与该公司签订了直播协议,同意该公司承担央视直播,并缴纳了500万费用。但最终大马赛没能在央视体育频道实况直播,而某体育产业公司后来才取得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9月10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找到,中国裁判文书网日前发布了《单某、寇某受贿、玩忽职守二审刑事裁定书》,裁定书表明,3人因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均被判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支付500万 大马赛却未能在央视体育频道直播

始创于1987年的大连国际马拉松赛,是国内历史最为悠久的马拉松赛事之一。经过多年发展累积,已经成为中国马拉松最具传播影响力赛事、中国马拉松金牌赛事。

裁定书显示,大连市订于2018年5月13日举行大连国际马拉松赛,为此于2018年3月19日由中国田径协会、大连市体育局、大连市人民政府三方签订协议。协议约定,中国田径协会与大连市人民政府同意许可大连体育局负责全面的组织实行大马赛的赛事的组织,赛事确保,运营管理,宣传推展以及商务开发等工作。

后大连市授权委托大连市体育局负责组织实施大马赛举办事宜,并代表大连市人民政府与其他主办机构签订合作协议。之后大连市成立第31届大马赛组委会,组委会副主任(兼任秘书长)单某,副秘书长范某。

2016年起,大连市体育局负责央视体育频道直播工作。2018年大马赛的直播工作,按照市体育局内部分工,由竞赛处长寇某负责管理明确经办,副巡视员范某帮助管理,分管副局长单某临时牵头负责市体育局的全面工作。

2018年3月29日,某体育产业公司与大马赛组委会签订直播协议,某体育产业公司承担该赛事信号的制作、选曲和实况直播,并允诺赛事的直播频道为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CCTV-5,某体育产业公司获取的赛事信号制作及实况直播服务总费用为人民币500万元。2018年4月4日,大马赛组委会支付某体育产业公司人民币500万元,但是大马赛没能在央视体育频道实况直播。

后经大连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直播协议中马拉松信号制作等费用为人民币144万余元,大马赛赛事实况直播合约经济损失有误人民币355万余元。3名被告人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则被确认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违背职责规定,未对签下方某体育产业公司主体资格、资信状况、履约能力及对方签约人所陈述的其他事实否真实展开调查、咨询。

案发后,2019年2月,某体育产业公司向大马赛组委会偿还人民币200万元,2019年4月,某体育产业公司向大马赛组委会偿还人民币145万元。

误认为某体育产业公司是央视子公司

裁定书表明,2018年大马赛的直播工作,由寇某作为竞赛处领导负责管理经办,范某作为分管领导帮助管理,单某之后作为牵头工作的副局长全面负责管理。

早在2012年12月,大连市体育局便曾下发通报,拒绝在正式签订合同前,要严肃理解对方当事人的资产、资质、信用、还款能力等情况,同时充分考虑自身履约能力,杜绝不从实际抵达,急于求成,草率订立合约的行为。对于合约的条款、内容的合法性等,应该征询局法律顾问意见。

在本案中,因大连市体育局被许可签定直播协议,单某、寇某、范某作为体育局的领导,在没有对某体育产业公司的资质、履约能力等方面进行认真调查核实的情况下,误以为该公司是央视子公司,便同意该公司分担央视直播,同意签订直播协议,而实际上,该公司后来才获得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与央视并无关联。

法院因此确认,单某、寇某、范某的不道德,即不符合体育局签订合同的规定,也有悖于签订合同的基本常识,其将直播协议委托律师事务所审查,听取汇报等,不能替换或说明其履行职责,被骗也无法沦为不履行职责的理由,其不道德导致公共财产重大损失,符合玩忽职守犯罪的包含要件。

3被告人利用职务便捷受贿

除了玩忽职守,3名被告人还被法院认定罪受贿罪。

其中,2012年4月、10月、12月及2013年4月某日,单某利用担任大连市体育局副局长职务上的便捷,在大连市西岗区次非法行贿大连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钱款总计人民币22万元,为该公司成功接续相关业务并按时承销合约款项等攫取利益。2014年4月,鉴于反腐败高压态势,单某将22万元返还给刘某。

范某则利用担任大连市体育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副巡视员并兼任大连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副秘书长职务上的便利,为大连某公司等公司谋取利益,分三次行贿上述公司人民币30万元,并将上述钱款用于日常个人消费。案发后,范某将受贿款上缴。

2016年10月某日、2017年10月某日,寇某利用兼任大连市体育局竞赛处长并兼任大连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竞赛部部长职务上的便捷,分两次非法收受大连某文体礼品法定代表人徐某人民币9万元,其为该公司成功承接马拉松赛事相关业务谋取利益,并将上述款项用于日常个人消费。案发后,寇某将受贿款上缴。

罪受贿罪玩忽职守罪 3名被告人获刑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确认单某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决定继续执行有期徒刑3年6个月;范某罪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决定继续执行有期徒刑4年;寇某罪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决定继续执行有期徒刑3年3个月。

后单某、寇某提出上诉,单某指出,他不包含受贿罪,也不包含玩忽职守罪。大马赛的直播工作,他在牵头体育局工作前并不分管,之后虽分管,但直播合同及公司资质由聘用的律师团队负责审核,他看了律师提供的公司材料,听取了汇报,开会会议研究,并向市政府请示汇报,根据政府意见和授权签定了直播协议,其认真履行了工作职责。马拉松赛归属于商业赛事,资金是为了牟利,不能确认为公共财产。他的辩护人则指出,单某已经履行了应该遵守的相关工作程序和应尽的职责;某体育产业公司已经将款项全部返还,没有造成损失;单某也被骗,属于工作能力严重不足。

寇某则认为,他是讯问,原判量刑较轻,催促减低处罚,被判有期徒刑;他不包含玩忽职守罪。大马赛是社会商业赞助,资金没来源于财政;他只负责赛事的筹备及协调,没对某体育产业公司的资质等展开审查的职责;某体育产业公司的款项已经退回,没导致损失。他的辩护律师认为,直播协议经过律师事务所的专业审核,并未提出签约方超出营业执照范围等专业问题,寇某作为体育工作者,不具备专业的法律素养来审查发现上述问题。

大连中院认为,大马赛组委会的资金虽然不是源于财政拨款,但该资金由作为国家机关的大连市体育局负责管理,根据刑法规定属于公共财产;单某在获知央视有可能不直播时,采取的向有关部门及领导请示汇报,向某体育产业公司发文等行为,系由发生在签订直播协议及直播酬劳已缴纳之后,并没防止损失的再次发生,不影响玩忽职守不道德的确认。此外,根据规定,本案在立案时某体育产业公司并没有退款,案发后也没有将全部款项撤回,即使退回也不影响玩忽职守罪的确认。

大连中院最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李铁柱)

更多精彩内容,请求关注Qnews

有线索请私信或发邮件(shehui@ynet.com)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许可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许可,不得刊登。

上一页:拜仁8月最佳进球:金斯利-科曼欧冠决赛头球致胜_腾讯新闻

下一页:87岁老人挑战铁人三项世锦赛,成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年长铁人-上游新闻汇聚向上的力量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vida glow抗衰 澳洲高端美容口服品牌 vida glow闪释粉 Vida Glow胶原蛋白
备案号: 网站: 云南体育资讯网